&
      新聞動態 
 
NEWS

當前位置:?

央行政策緊急調整的四層深意
來源: | 作者:pro127de7 | 發布時間: 2016-02-24 | 1783 次瀏覽 | 分享到:
央行政策緊急調整的四層深意

——深度解讀八部委《關于金融支持工業穩增長調結構增效益的若干意見》

2月16日下午,央行、發改委、銀監會等8部委聯合發布《關于金融支持工業穩增長調結構增效益的若干意見》,此文對于工業領域乃至實體經濟而言,都是一次信貸機構的大調整和大部署。

同一天,發布2016年1月社會融資規模增量統計數據報告,今年第一個月,央媽對實體經濟發放的人民幣貸款增加2.54萬億元,同比多增1.07萬億元,創下歷史記錄。

這兩個信號意味著,2016年剛剛開始不足兩月,中國貨幣政策已經隨著以去產能、去庫存為的供給側改革發生改變。就此,2016年中國貨幣政策格局基本形成,具體總結,將呈現以下4個趨勢,而這也正是央行聯手八部委分文背后的4層深意。

一;整體貨幣投放量將會大幅提高;
二;工業信貸兩極分化、產能過剩領域信貸更加兩極分化;
三;新一輪銀行呆壞賬核銷大潮登場;
四;以工業企業不良資產、應收賬款兩者為試點,多年猶豫不前的資產證券化開始擴圍。

趨勢一:2016年貨幣投放大幅提高

央行今天發布的數據顯示,2016年1月份社會融資規模增量為3.42萬億元,分別比上月和去年同期多1.61萬億元和1.37萬億元。其中,當月對實體經濟發放的人民幣貸款增加2.54萬億元,同比多增1.07萬億元。

2.54萬億這一驚人的貸款記錄,比中國啟動4萬億投資計劃的2009年1月份,還要超出了9000億。這是2015年10月開始取消存貸比政策后,銀行的放貸沖動在各種主客觀條下的一次大膽試驗。

今年1月初召開的2016年中國人民銀行工作會議提出,2016年工作主要任務,包括實施穩健的貨幣政策、防范和化解經濟金融風險等。其中,對貨幣政策操作的表述是,“實施穩健的貨幣政策,營造適宜的貨幣金融環境。”“靈活運用各種工具組合,保持銀行體系流動性合理充裕。”“不斷優化信貸結構,支持實體經濟發展。”
從1月當月看,“穩健”不但變成了“寬松”,而且是“超乎想象的寬松”。

開年第一個月的放貸量,說明整個2016年都將會采取更為寬松貨幣政策,以確保工業結構調整和實體經濟平穩運行雙重任務所帶來貨幣需求。盡管從2月份開始,貨幣投放增速會逐漸降下來,但第一個月的規模,已經確定今年全年的貨幣投放都要比2015年多很多。

從實際操作上看,2016年貨幣政策絕非穩健,而是非常寬松。當然,寬松是相對的。8部委聯合發布《關于金融支持工業穩增長調結構增效益的若干意見》已經明確了信貸有保有壓的基調和具體領域。

簡單從1月份信貸結構看,貸款直指實體經濟。在實體貸款增加2.54萬億的同時,各類票據投放占比非常少,這與2009年1月的貨幣投放中,票據占比30%的情況形成了明顯對比。說明,央媽對當前困難重重的實體經濟的出手,比2009年更加“快、準、狠”。

當然,1月貨幣投放猛增也是有原因的。

歷來每年1月份基本都是年度信貸投放最多的月份。而2016年1月份的天量貨幣投放,與往年不同在于季節性和需求猛增兩個重要變量。


1;季節性因素包括兩點:2015年12月份廣義貨幣(M2)同比增長13.3%,增速比當年11月末低0.4個百分點;當月人民幣貸款5979億元,同比增長14.3%,比上月低0.6個百分點;普遍低于市場預期,這其中可能包括央行通過窗口指導進行的主動調控。但12月卻是中央各種穩增長投資項目密集下放的窗口期。

貨幣投放的下降和項目投放的增加,這個一降一增之間所產生的信貸資金的供需匹配,亟需在2016年1月完成。此為季節性因素一。

其次,大量的穩增長投資項目在2015年后兩個月集中釋放,中央財政資金已經到位,亟需信貸資金跟上。

同時,商業銀行目前盈利能力降低,亟需提高盈利能力,中國商業銀行提高盈利,有兩種途徑:中間業務和放貸。放貸環節,在短期利息上升條件不具備的前提下,只能增加放貸規模,1月份放貸,意味著全年的利息周期。此為季節性因素二。

2;需求猛增:主要來自于兩方面,大量穩增長投資項目需求資金匹配,以便盡快開工;去產能和去庫存為的供給側改革給工業實體帶來的波動和陣痛,需要用信貸熨平,為破產清算、兼并重組、產能退出資金準備和機會選擇。

當然,除了上述兩點,2015年10月,對商業銀行存貸比的取消,讓銀行的放貸沖動進一步釋放。

不過,盡管有各種因素導致2016年1月份信貸猛增,但不妨礙,這對2016年全年貨幣政策操作的整體預判:寬松、謹慎的寬松、非常的寬松。

趨勢二:信貸呈現明顯兩極分化

央行、發改委、銀監會等8部委聯合發布《關于金融支持工業穩增長調結構增效益的若干意見》,明確了兩個層面的信貸差別化操作:

第一個層面是關于整體工業領域:

1;保:七大領域

這七大領域包括:戰略性新興產業、傳統產業技術改造和轉型升級、高新技術企業、重大技術裝備、工業強基工程等領域的支持力度、“制造2025”、新能源汽車等消費產業。

具體措施包括:引導金融機構加大中長期貸款投入、金融業全方位服務、適當降低新能源汽車、二手車的貸款首付比例,合理擴大汽車消費信貸;

以及,鼓勵保險資產管理機構加快債權投資計劃、股權投資計劃、股債結合等資產管理產品創新,為戰略性新興產業、先進制造業等提供資金支持等。

2;壓:五大產能過剩領域
五大領域包括:鋼鐵、有色、建材、船舶、煤炭。

具體措施包括:

對產能嚴重過剩行業未取得合法手續的新增產能建設項目,一律不得給予授信;

對長期虧損、失去清償能力和市場競爭力的“僵尸企業”,或環保、安全生產不達標且整改無望的企業及落后產能,堅決壓縮退出相關貸款;

強化目錄管理、標準管理等手段的約束力,提高“白名單”、“黑名單”的信貸參考價值;

第二層面,具體針對五大產能過剩行業:

1;保:三類企業;
這三類企業是指:有競爭力、有市場、有效益。

具體措施包括:繼續給予信貸支持,幫助有前景的企業渡過難關;
制定銀企對接行動方案,積極推動銀企信息對接工作;

大力發展能效信貸、合同能源管理未來收益權質押貸款、排污權抵押貸款、碳排放權抵押貸款等綠色信貸業務;
加快推進應收賬款證券化等企業資產證券化業務發展,盤活工業企業存量資產;

完善并購貸款業務,進一步擴大并購貸款規模,合理確定貸款期限;

對于暫時困難、未來現金流有合理市場預期的工業企業,通過債務重組等多種方式有效降低其債務負擔和杠桿率。

2;壓:三類企業。

具體包括:手續不合法的新增產能建設項目;長期虧損、失去清償能力和市場競爭力的“僵尸企業”;環保、安全生產不達標且整改無望的企業及落后產能。

具體政策包括:停貸、停授信、強制破產清理。

趨勢三:新一輪銀行呆壞賬核銷大潮登場

上一輪中國呆壞賬核銷大潮還是發生在上世紀90年代末,當時堪稱史上一波國企改革登場,以大的決心、魄力和代價啟動了一輪主動出擊的國企破產、重整、下崗、債務核銷的改革計劃,現在看這一國企改革計劃,雖然當時代價大,但卻讓此后的中國經濟收益匪淺。

不過,這仍是一次不徹底的國企改革,而且當時的“入世紅利”和投資驅動的“黃金十年”熨平了改革的陣痛。但這一次啟動的供給側改革,則面臨不一樣的局面:要解決的問題更復雜了,但改革開放的政策紅利還沒有來到窗口期。

但要完成這次供給側改革,對落后產能的徹底淘汰,對僵尸企業的清理必須完成,只有這樣才能徹底將大量的人力和物資資源、信貸和金融資源解放出來,工業結構的轉型升級方能見到成效。
因此,此次央行、銀監會等8部委聯合發布的《關于金融支持工業穩增長調結構增效益的若干意見》明確,各銀行要準備出手各種呆壞賬的核銷和處置。但同時又要注意處置風險的風險,堅決守住不發生區域性、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底線。

央行基調也是近年罕見:用足用好現有核銷政策,加快核銷進度,做到“應核盡核”。

從2014年到2015年,隨著鋼鐵、光伏、造船等行業接連出現企業破產案列,其實銀行已經啟動了債務核銷。只不過,在2016年,債務核銷將會更加集中化和規模化。

以《關于金融支持工業穩增長調結構增效益的若干意見》為喊話筒,央行在給一直畏手畏腳的商業銀行松綁,意思是,呆壞賬的核銷和處置方面,要放開思想包袱,大膽干。

但債務核銷將也將會是有選擇的,具體看:

1;國有企業將會考慮。

一是因為國情;二是因為政策操作相對好推進;三是為了防止出現“惡意脫保”等負面效應,以及部分企業尤其是民營企業的經營“道德風險”。

2;“僵尸企業”將會并堅決地予以考慮。

那些“類僵尸企業”或者民營企業將會更多的通過“多兼并少破產”的方針,推進債務重組。或者,干脆直接按照新修訂的《企業破產法》進入破產程序。

不過,按照8部委聯合發布的《關于金融支持工業穩增長調結構增效益的若干意見》,呆壞賬的核銷和處置的難點在于,究竟該如何界定僵尸企業?

呆壞賬核銷和處置是此輪去產能的關鍵點和敏感點,尤為關鍵,極易引發社會問題。如果沒有明確清晰的界定和處置標準,將會在很大程度上影響政策操作。

趨勢四:不良資產、應收賬款的資產證券化開推

以工業企業不良資產、應收賬款兩者為試點,多年猶豫不前的資產證券化開始擴圍。此前,關于資產證券化呼吁頗多,也進行了一些嘗試,但大多是圍繞一些優質資產進行操作。而進入不良資產和應收賬款領域試水,是此次金融力量發力供給側改革的一次大膽嘗試。

不過,此次不良資產和應收賬款的資產證券化試驗,不會得到很大力度的推開,范圍應該也很小。畢竟因為涉及環節較多,而中國的諸多從事資產證券化的中介市場尚不完善,良好的信用體系尚待很長時間的構建。

央行的態度也很謹慎:“在審慎穩妥的前提下,選擇少數符合條件的金融機構探索開展不良資產證券化試點。加快推進應收賬款證券化等企業資產證券化業務發展,盤活工業企業存量資產。”

此外,央行等8部委的文件還提出,加快推進住房和汽車貸款資產證券化。

不管步子究竟能邁出多大,但改革畢竟又前進了一步。


 
优优影视,悠悠电影网,优优互动,优优影院